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小螺丝遇反倾销 紧固件企业三成破产伤元气

2017-03-08 11:14:05 嘉兴弘邦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阅读

紧固件企业三成破产元气大伤

  虽然对欧盟的反倾销案最终胜诉了,但是近三年的时间,已经让浙江的紧固件企业经历了一场生死剧痛,我们在浙江采访时了解到,目前紧固件全行业有三分之一的企业已经关闭或处于停工状态,三分之一的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只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还能维持微薄的利润。中国紧固件产业因此每年损失4亿欧元的外汇收入,同时丧失了80万个就业岗位,不管转型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浙江的企业已经清楚意识到,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案例解读:

  张荣,浙江海盐人,从事紧固件生产已经有26个年头了。每天下班之后,他都像看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巡视一下工厂。从乡镇企业改制为私营企业,老富为这家海塘标准件厂付出了他半生的心血。可就在2009年,欧盟的反倾销差一点让老富倾家荡产。

  富张荣:浙江海盐海塘标准件厂董事长08年的12月已经停了,单子没有了,09年一年全部没有了。

  记者:没有了怎么办呢?我们生意没有了,少了,那么我们专门在用人想方设法找门路,找订货会啊,或者托朋友啊,到俄罗斯把客户拉过来,像美国到台湾把客户拉过来。记者:当时有没有担心?比如说这个厂家办不下去了?是啊,担心啊。已经不行了,我产值一下子降到四五百万,员工也对我有看法了,不行了,记者:原来有多少?(产值)原来有将近3000万。

  在2009年之前,老富的海塘标准件厂的产品都是碳钢螺丝,全部销往欧洲。欧盟对碳钢紧固件反倾销之后,产品再没有销路,工厂被迫停产。望着机器和车间里,老富欲哭无泪。

  富张荣:浙江海盐海塘标准件厂董事长只好从银行贷款。银行贷不到款,要用资产押,抵押,不抵押。你到哪里去贷?最终,富张荣把自己以及儿子的家当都用来抵押,建新厂房,购买新机器。与老富的海塘标准件厂相似,嘉兴平湖的巨龙紧固件厂也遭受了切肤之痛。它们生产的普通垫圈,除极少量产品出口美国,主要出口地区是欧盟国家。

  顾照根:浙江平湖巨龙紧固件有限公司总经理(09年)以前我们向欧盟出口垫圈一年要一万多吨。

  记者:一万多吨?那是什么概念,大约是值多少钱人民币大概在6000多万,

  记者:那突然之间把税加了之后,是不是有很大的损失啊?对啊,损失很大,等于到欧洲去6000多万的销售额全部没有了。

  据嘉兴市进出口商会统计,2008年嘉兴市出口欧盟的紧固件3.33亿美元,2009年只有不到1亿美元,降幅高达70%。像晋亿实业这样的龙头企业,由于只占5%左右的业务量,反倾销以后就完全放弃了欧盟市场。

  我们跟随富张荣来到他的新厂房,这是他和儿子抵押了全部家当、最终取得银行贷款后新建起来,和周围那些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旧厂房相比,这间新厂房在厂区中显得格外突出。紧固件遭遇欧洲反倾销调查后,富张荣痛下决心转型,在推出了不锈钢产品后,他们并趟开了碳钢向俄罗斯等地的外销渠道。经过了两年的努力,老富终于把销售额有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富张荣海盐海塘标准件厂董事长转不成那没办法,转呀,总归要转,不转你更加没希望了,沿着这个希望去做了,你不转趴下就没用了,这个厂不能办了,只有背水一战,我们现在的产品结构等于是两条腿走路,比较平稳,原来我们这个碳钢而且只做外贸,等于是单脚在跳,这个脚一旦出现问题就跳不动了。

  富张荣告诉记者,自己的企业原来产品销售模式非常单一,所以欧盟一反倾销产值马上就下来了,反倾销虽然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损失,但也促进了他们的转型,与富张荣相比,顾照根的厂子对此已经提前有所准备。在短短的三个月内,他们的主打产品就从垫圈转向了螺帽。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受到很大的压力。

  顾照根平湖巨龙紧固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困难肯定很大,一下子销售额下来,销售额下来以后呢,我们就重点开始做螺帽,用螺帽来替代垫圈。记者:那你当时感觉的的压力是什么压力?压力就是,一下子转型的话,一个是技术啊,还有个人员这方面,还有机器设备都不一样,做垫圈的机器跟做螺帽机器,做其他的机器都不一样。

  陈冠达:浙江省紧固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这次的反倾销给企业造成的损失很大,这是危,但是反过来一个机遇,它也知道了自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那么同时也给企业,不管现在尽管胜诉,但是以后可能反倾销还会出现,那么怎么办,品种不能单一,同时你的产品要优化。

  利润过低一个螺丝内外价差7倍

  我们记者在浙江看到,生产紧固件的企业利润率明显偏低,很多企业都还挣扎在盈亏平衡点的边缘。作为全球紧固件行业中最大的制造国和出口国,为什么没有话语权,更没有定价权?类似的反倾销是否还会卷土重来呢?继续来看记者的报道。

  记者:匡树辉像我手里拿的这种高强度的垫圈啊,也是在09年欧盟反倾销的品种之一,我们了解到这种高强度的垫圈一个只挣3分钱,而这种叫高强度的螺母一个也只能挣1毛钱。如此低廉的利润率,那么这一个小部件的生产成本又是多少呢?

  顾照根:平湖巨龙紧固件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制造成本大概在80%左右,制造成本

  记者:你说就是20%的利润。没有20%,还有人工费啊,什么税金啊,材料占80%。

  记者:那你比如说你出口欧洲这一个垫圈大约是能赚多少钱?像这种高强度的,他这个是高强度的,高强度的赚10%左右。

  顾照根告诉记者,这类高强度的垫圈、螺帽等,由于加工工艺水平要求比较高,具有加工能力的企业相对较少,所以竞争压力也相对较小,利润率能保持在10%已经很高了,如果是普通的垫圈,家庭作坊式的企业就能产生的,价格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利润率能维持在2到3个点就已经不错了。

  陈冠达:浙江省紧固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厂家太多以后,没有形成一个合力,就是一个价格,一个保护机制,大家就是为了抢生意,恶性竞争,所以导致价格很低,老外就是抓住你这个特点,把你的价格压得很低。

  陈冠达:告诉记者,国外同行要求的利润不能低于20—30%。而在国内,由于行业总量无法控制,私人50万、100万就可以投资一个厂,运营成本更低,只要有钱赚就出手,价格很难抬起来。而且基本上都在低端产品上重复生产,激烈竞争。

  倪定:浙江省紧固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嘉兴地区平均出口的每一吨紧固件的平均价格是1194(美元),一吨是1194美元,全国的价格是1609美元,全国的出口紧固件的平均价格。但我进口的价格有10920美元,这个差价差多少呢,差了6.8倍吧

  一些紧固件厂商告诉记者,如果行业不改变现状的话,未来仍然有可能会再度遭遇反倾销。最近,在碳钢产品较为集中的嘉兴海盐县,政府就出台了一个有关发展紧固件行业的纲要。同期:陈冠达浙江省紧固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我们现在鼓励多的一个是汽车、一个航天航空,一个军工、一个风能,都开始有企业做了,那么我们现在还增加了两块,一个核电、一个化工企业,那么未来我们通过这次以后,国际市场会更多,同时往高端会做,同时国内也会开发的更好一些。

  据了解,现在国外市场对高端紧固件产品需求和低端紧固件产品需求大致相当,市场份额仍非常大,而其中高附加值产品的竞争力最大也非常高,对于我国紧固件企业来说,产业升级迫在眉睫。